KeybbsKey社动漫

Little Busters! Ecstasy After Stories Vol.1个人翻译

本贴为Little Busters! Ecstasy After Stories Vol.1的个人翻译。

Little Busters! Ecstasy After Stories Vol.1

 

Stars Far Away

 

彼方的繁星

 

作者:城桐央

 

插画:樋上いたる、Na-Ga

当回过神的时候,我只是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浑身上下都疼痛不已。身体完全不听自己的使唤,只是稍稍转一下头就非常吃力。只能勉强看见床头。那块烧焦变形的个人身份牌在荧光灯的照耀下反射着微弱的光芒。

 

 

 

SCENE .1

 

“嘿—咻…”

树木们的影子,我一边踩着这些影子一边前进着。忽然发现前面出现了台阶。我望着那只有两级的台阶,不由得又回想起了住院的时候了。只有在受伤的时候才会明白,保持身体健康是非常重要的呢。

 

“嘿咻——!”

在拄着拐杖时难以登上去的台阶,现在轻轻松松地就能跨过去了。我向中庭的长凳迈出步伐。中庭那青翠欲滴的草坪,真是绿得耀眼啊。

 

“嘿——呼……终于抵达了!”

长椅上坐着一位熟人。一直在呆呆地望着天空出神的她,似乎是因为我的声音而回过神来,看向了我。是那位修学旅行事故前令人望而生畏的原风纪委员长。今天早上听说,自从引退之后,她似乎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

 

“……库特莉亚芙卡?”

“今天的风吹着很舒服呢!”

“真是喜欢在阳光下蹦蹦跳跳的呢,库特莉亚芙卡。”

“因为身体能自由的活动,很让人开心的说!”

“嗯。”

“在病床上躺着的时候,一直都在想着:‘要是以后都只能像这样躺在床上该怎么办、要怎么办才好啊!’,什么的。虽然差点就要被这样的不安给压垮了,不过,因为有努力地进行了康复训练——”

 

我噗咚噗咚地试着跳了跳。

 

“现在万事OK了的说!”

“太好了呢。毕竟要实现你的梦想,其中的一个条件就是要保持身体健康吧。”

“是的说!……哇呼?”

 

忽然注意到了长椅旁边放着的纸袋。

 

“请问,那些是什么书呢?”

 

纸袋里面似乎还放了几本很厚的书。

 

“已经是不要的东西了。”

“是这样吗……可以让我看一下吗?”

“…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东西哦。”

 

我从纸袋中取出了几本书。

 

“原来是法律的书籍吗…?”

 

我哗啦哗啦地翻动书页。密密麻麻的细小文字跃入并充满了眼帘。是因为无论哪本书都已经反复翻阅过无数次了吗,书页已经磨损得很旧了。而且,每页上还都细密地标加了许多注释。『基本六法全书』『民事诉讼法』——封面上写着这样的标题。

 

“已经不要了,也就是说,这些是已经学完了的书吗?”

 

我一边翻开了手中的最后一本书,一边问道。书的背面写着『修正儿童福利法概论』。

 

“法律这种东西,可不是如此简单就能学完的哦。”

 

那为什么不要呢?在我这样追问之前,就好像是已经知道了我会问什么一样,二木同学自言自语一般地小声说着。

 

“因为我已经放弃了,哦…”

 

“放弃了?请问,为什么呢?”

 

我没有得到这个问题的回答。回答我的,只有二木同学寂寞的笑容。

 

“库特莉亚芙卡,还要继续待在这吗?我还有事,要先走了。若是对这些书感兴趣的话,这些书就给你了,不要的话就扔掉吧。”

“二、二木、二木同学——!”

 

才喊到一半我的舌头就打结了。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呢。『二木同学』这样的称呼方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总感觉并不是我习惯的称呼方式呢。“希望可以用名字来称呼二木同学”,明明只要像这样去拜托一下二木同学的话,二木同学应该也会答应的说…..

 

“怎么了?”

“那,那个……”

 

但是,对着在那里站住的她,我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虽说已经出院了,也不要蹦蹦跳跳的过头了哟。”

 

收回目光,留下了一句温柔的话语,那个人就这样离开了。我目送完二木同学的背影,视线又重新落回到了那几本书上。目光不由得被贴在书上的便签写着的条文吸引住了。

 

“……『所有的儿童都应该身心健全的出生,并在关怀下生活,成长』。『每个儿童都应该被爱护并保证他们的生活』”

 

潦草地写着这样的文字。便签下面是书上印刷的原文。被用圆珠笔厚厚地涂掉了。而且感觉是很焦躁地涂抹掉了的样子。二木同学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去面对这本书的呢…?对于我来说,恐怕是无法理解的吧。

 

 

Scene.2

 

抱着纸袋回到了宿舍。 

“啊,欢迎回来库特公!” 

  在“玄关”遇到了三枝同学。 

“我回来了的说,三枝同学。” 

    空气中飘逸着气味,是黄油和砂糖的香味吧。

“好像飘着很香的气味呢。” 
“哎呀?是吗?” 
    三枝同学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把鼻子凑近了自己的衬衫闻了闻。 
“但是好像闻不到呢……” 
“只是很淡的气味的说。请问是烤了什么点心吗?” 
“嗯。是戚风蛋糕。(注1)。这次好像烤的很成功呢。说起来…嘿!” 
“哇、哇呼—!?” 

    三枝同学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将我拉入了怀里。而且就这样“啾——”地紧紧地抱住不放了。>ω<

    因为鼻子被压在了衬衫上,我闻到了比刚刚更加浓郁的气味。是一股鲜明而又清凉的,橘子薄荷的香味。这香味稍稍有些刺激。但是,感觉并不坏的说——我在心里小声地说着。一直以来,三枝同学都有着淡淡的,像是薄荷刺刺的气味一样,有意疏远他人来自我保护的感觉。现在我觉得,那种感觉已经消失了。 

“感觉现在能体会到唯姐的感受啦~” 
“是、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让人安心的感觉~” 
“那,那真是不客气的说……” 

    来谷同学也是如此,好像是把我当成了抱枕之类的东西呢。似乎只要兴致一来,就会像这样把我紧紧地抱住。被来谷同学抱住的瞬间,感觉是“嘣—!”地一下;三枝同学的话则是“噗—悠”地一下。神北同学的话,和三枝同学的感觉是一样的;铃同学的话则是“呼拗—”地一下……然后大概,那些抱住我的人恐怕什么都感觉不到吧……呜呜,明明一直都有在喝牛奶,为什么就是不会发育呢?是因为胸部也是平平的妈妈的遗传吗…… 

“三枝同学真正想抱住的,其实并不是我吧…?” 
“嗯—……” 

    三枝同学的手臂松开了。因为被抱着所以一直踮着脚尖的我,悄悄地溜出了三枝同学的怀里。 

“想一下子跳到这一步是做不到的啦。虽然已经在努力了,但是现状是‘前进三步又倒退两步’的感觉啊~”

    三枝同学轻轻地笑了笑,用左手拍了拍头。吐露心声时的三枝同学,脸上没有了平时故作滑稽的表情。肯定,现在这样的表情,才是三枝同学真正的样子吧。许多人眼中,除了自己想看到的事物之外,什么也看不到。只看表面就断定看到了全部的人,我真的觉得是十分可悲的。 

“三枝同学的话,一定可以做到的说!” 
“是这样的话就好了呢。说起来,那个袋子里是什么呢?” 
“哎?这个是……” 
    我连忙用手托着纸袋,藏在了背后。(注:想象一下本来把袋子抱在胸前的库特,连忙把两只手反手放在背后,手里还托着纸袋,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
“那个……是秘密的书的说。” 
“嗯——?是这样啊,又在读那些深奥的书了啊。库特公真是个学习用功的孩子呢。” 

    三枝同学的头上好像浮现出了问号。不过三枝同学似乎没有继续深究的意思。 
    我们俩并排走着。 

“三枝同学也稍微努力一下比较好的说。补考,还没有通过吗?” 
“是啊。因为文科真的完全不行呀~倒不如说是除了数学和物理以外的科目全都挂科了呢。呀哈哈~” 
“或许是我的教法不太好也说不定……” 
“不会不会——,这不是库特的错哦。只是因为我是笨蛋而已啦。对不感兴趣的东西就完全提不起劲呢。” 
“是不是和“挑食的话就会导致发育不良”一样呢?” 
“说起来也确实是这样呢——。不过,库特公?” 
“嗯?” 
“即使饮食均衡也会这样吗?” 

    三枝同学把手伸了过来。 

“哇、哇呼!?” 
“我揉我揉~” 
“在、在,在揉哪里的说啊——?!” 
“那——个,胸?……前?” 
“被,被用疑问句的形式说出来,真的非常受伤呢……” 
“啊,对不起……总、总之像这样的例子 也是有的嘛。” 
“这样根本算不上圆场的说……” 
“呜呜,小叶子是踩到地雷了啊……” 
“三枝同学总是会踩到呢…请稍微把胸部分一点给我就好了,的说。” 
“其实想要分的东西多得像山一样高就是了呢。”

    三枝同学忽然站住了。 

“请问,怎么了吗?” 
“嘿咻!” 
“哇,哇呼——?!” 

    三枝同学毫无征兆地把我拉到身边,“啾——”地紧紧地抱住了。 

“——呜!?” 

    脸被埋在三枝同学的胸里了。 

“看,这就是因为身高差的原因,胸部不能贴在一起呢。” 
“噗哈——!” 
“呀哈哈。库特公要是再长高一点的话,就分点胸部给你哦!” 
“到时候请不要忘记这个约定的说……即使只有一点点,我的身高其实也有在长的哦。” 
“啊,是这样嘛。” 
“在医院作康复检查的时候量了一下身高,稍微比以前高了一点的说。” 
“是嘛。太好了呢。” 

    三枝同学就像是自己的事一般,很高兴地露出了笑脸。 

“宇航员也要有足够的身高呢!” 
“是的说。” 

    三枝同学放开了我,我们开始一起爬上台阶。 

“库特公有自己的梦想真好啊—” 
“三枝同学也有着自己的梦想吧?” 
“梦想,虽然是有呢。但是不是像库特公那样未来的梦想呢。” 
“啊、是这样的吗……?” 

 “未来的事什么的根本考虑不到啊。只是眼前的事就已经耗尽全力了。所以,很羡慕库特公哟。”

 

    三枝同学笑了起来。无论是谁都会有烦恼的。唯有自己,才知道的烦恼。或许正是因为我们知道,互相都抱有着这样的烦恼,所以才能像这样笑着相互交谈也说不定。

    在走廊里,时常能和同班同学们擦肩而过。 

“欢迎回来——” 
“呀吼——” 
“下午好的说——” 

    在相互寒暄的时候,就会产生“出院的人数在渐渐增多”的实感呢。 

“三枝同学,请问有空吗?” 
“嗯,怎么了吗?” 
“要是可以的话,想要一起喝杯茶呢。” 
“嗯,好啊。因为我可是空闲空闲星人嘛~”(注2) 
“空闲空闲星在什么地方呢?” 

 “嗯——从那个角度看天上,就在那儿。天亮前一直都看得到哦——” *(这句原句实在是看不懂,所以未翻译,直接拿了以前的古老翻译,不能保证正确)

 

  聊着一些没有意义的话题,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房间的门口了。

  将纸袋放在椅子上之后,我开始做泡红茶之前的准备。把热水从电热水壶中倒入了给茶机(注3)。在看着茶叶于水中飘舞的时候,坐在床上的三枝同学一边打量着房间,一边说道:

 

 “一个人住吗?真好呢——”

 “三枝同学是三人寝室来着呢。”

 “是的,快乐高兴的三人生活。……嘛,其实并不是只有快乐就是了。先不提这个了。库特公没有募集室友吗?”

 “虽然确实想过要征集室友,但是感觉,已经完全错过了可以征集到室友的时期了呢。无论是哪间宿舍,感觉宿舍的大家都已经是融洽相处的状态了。”

 “果然还是有些寂寞?”

 “确实是呢…有些寂寞的说。虽然也很庆幸能有足够的空间来放置书籍就是了。”

 

    茶叶静静地沉到了水底。桌上的景色透过琥珀色的液体映照在水面上。从灰色的瓦楞纸箱中被抽出来的许多书籍:英语和俄语的辞典。航空工作者资格考试的参考书。无线电技术考核的问题集。

 

 “三枝同学,砂糖要放多少呢?”

 “嗯—,有方糖吗?”

 “没有的说。但是有冰糖哟。”

 

    从抽屉里面取出了(冰糖)袋子,给三枝同学看了一下。

把红茶注入到马克杯中。Uba·Orange Pekoe(注4)的芳香立刻从杯子中满溢了出来。

 

 “喝红茶什么的也是久违了呢——”

 

    三枝同学边接过马克杯边说道。

 

 “这个红茶叫什么名字呢?”

 “Uba的Orange Pekoe的说……啊,直接叫Orange Pekoe也可以哟。”

 “是刚刚放进去的茶叶的名字而非品种,对吧?”*

 “是这样的说。”

 “从姐姐那里…”

 

    三枝同学说到这里,突然止住了话语。是因为那句“姐姐”而感到难为情了吗,低下了头。

 

 “……被长篇大论地解释了一番呢。”

 “啊哈哈。确实是二…二木同学的作风的说。”

 “嗯?在那儿为什么会突然结巴了?难以念出来吗?”

 “哎,那,那个,虽然并不是那样,但…”

 “……是嘛。”

 

    将马克杯在掌心中来回旋转搓动着。房间里忽然陷入了寂静。还是不能够完全回忆起来。许多的记忆都变得十分朦胧,就像是拼命伸手也无法够到的繁星一样。既像是在遥远的彼方,但是却又像是近在眼前。

像那样的记忆碎片,一定就是所谓的『思念』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用『二木同学』称呼的话,感觉非常寂寞呢…但是我,却只能这么称呼的说。”

 

    不记得了啊!除了记忆的碎片以外,什么都没有残留下来啊!除了最初就拥有的东西以外,什么都没有残留下来啊!这些话,到底是谁曾说过的呢…

 

 “嗯—……”

 

    三枝同学一颗一颗地夹起冰糖,丢进了红茶中。响起了冰糖落入红茶里的声音。

    一颗,两颗……三颗。

 

 “我之前也是这样呢。想要叫姐姐的时候,就会觉得很不自然。但是只要能将‘姐姐’说出口一次的话,应该就会习惯了吧。要是可以不断地、不断地这样去称呼的话,那就一定可以成为我对她的称呼了。自己都觉得很奇怪呢。真的很可笑呢,明明都已经长这么大了,早就已经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了啊,却还想用这样,像是撒娇一样的称呼啊——”

 

 随着语速的提高,三枝同学也渐渐地激动了起来。

 

 “但是还是没办法好好地用姐姐去称呼她啊!我应该可以用更好更好的叫法去称呼她的、明明只要喊出‘姐姐’的话就能够传达到许多许多的、本来,只要那样去喊她的话就能——更加地、更多地、更好地去拯救她的!”

 

    但是在她的面前的时候,还是做不到那样去称呼她呢。三枝同学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小声地说着。

 

 “虽然每天都有在努力练习就是了。在镜子前一遍一遍地喊着‘姐姐’‘姐姐’……”

 

    三枝同学把马克杯端到嘴边。虽然缓慢,但三枝同学也一定在不断前进着吧。这是好事呢,我这样想着,所以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我们就这样静静地品起了红茶。

 

 “……多谢款待。谢谢啦~库特公—”

 “粗茶而已,不成敬意~”

 

    从床上站起身来的三枝同学,将视线转移到了桌子上。

 

 “从箱子里把书拿出来了呢。”

 “是的说。”

 

    三枝同学似乎是想要说什么的样子。不过最后是因为无法组织成语言吗,摇了摇头。

 

 “果然,还是回忆不起来了。”

 “回忆起什么呢?”

 “我啊,好像有说过‘扔掉就好了吧’这样的话呢。但是那样的话一定……是错误的选择吧。”

 “……?”

 “什么也没有哦。自言自语罢了。拜拜,库特公~”

 “啊,嗯。再见的说~”

 

    三枝同学轻轻地挥了挥手,离开了房间。

 

 “‘扔掉就好了’,吗…?”

 

    我看着纸袋。那些,难道不是非常重要的书籍吗?

    举例的话,就好像是我的那些书籍们,就好像是烧焦的个人身份牌以及机械零件一样。

    ——想和谁商量一下,不,只是和谁谈一谈这件事也好,我如此想着。

 

 

 

Scene.3

第三幕

 

 “理树,突然喊你出来,不好意思的说。”

 “不,没事的。是想要和我谈谈什么呢,库特?”

 

    来到家庭科活动室之后,理树向我问道。

 

 “就是…那个…其实是关于二…二木同学的事。”

 “二木同学吗?为什么是她?”

 

    我取出了一本书,交给了理树。一本连文字间隙都被附注塞得满满当当的书。理树坐在了榻榻米上之后,翻开了这本书。

 

 “看起来是非常深奥的法律书啊。”

 “二…木同学对我说:‘已经是不需要的东西了,所以你拿去吧’。还说如果我也不需要的话,就扔掉好了。”

 “是这样啊…”

 “是的说。”

 

    紧靠着理树坐了下来。一边感受着肩膀互相接触的地方传来的温暖,一边思考着。无论何时,我都十分喜欢人的体温呢。因为,这份温暖能让我真切地感受到,如今我就存在于此。无论是谁都不存在于任何地方吧,但在触碰到人的温暖的时候,就应该会明白「Who am I」的答案的。(注6)

 “库特打算怎么做呢?”

 “要怎么做呢…还很茫然的说…

 “是这样啊…”

 “…哪边才是正确的,哪边才是错误的呢?很迷茫的说…”

 “嗯。”

 

    房间里陷入了沉默。不知何时,活动室外已经完全沉入了黑暗之中。从敞开的窗户吹入的风,带来了阵阵凉意。因此能确实的感觉到,季节已经变迁了。“啪”地,传来了书本合上的声音。

 

 “库特的心里,其实早已将答案决定好了吧。”

 “……嗯。”

 “恐怕,无论是谁都无法判断,库特心中的答案是否是正确的吧。因为所谓的“正确”,大概是不存在于任何地方的。库特是怎么觉得的呢?那张DVD就告诉了库特,正确的答案吗?”(注5)

 “……那张DVD确实证实了我过去所犯下的错误。但是…”

 

    理树沉默着,就像是催促我继续说下去一般。

 

 “但是,我想那张DVD也并没有告诉我,什么才是正确的答案吧。也许果然还是错误,的吧。有时我也会想,为了追寻自己的梦想所做出的努力,或许也只是在重复过去所犯下的错误,吧。但是……”

 

    但是,依然尽是想着……

    但是,即使如此,就算这样……

 

 “什么时候…真的,可以飞向天空的话就好了…一直都这样想着。”

 “嗯。确实是这样呢。能飞向天空的话就好了呢,库特。”

 

    我一边反复思考着理树的话,一边看着窗户。虽然因为室内明亮的灯光而无法看清,但在窗外的那片黑暗之后,应该就存在着,我一直以来所向往的——繁星闪烁的世界吧。

 

 

 

 “来,威尔卡。请乖一点哦。”

 

    看到我拿着的项圈和导绳,威尔卡“噗噜噗噜”地摇着头。

中庭里,我在威尔卡的身前跪了下来。

 

 “没事的哦——项圈一点也不可怕的说—”

 

    噗噜噗噜噗噜噗噜。

 

 “真是的~真拿你没办法呢。请向斯特勒鲁卡学习学习一下哦,威尔卡。就连我也带着这样的东西哦——?”

 

    从颈下拉出了银色的项链。烧焦的个人身份牌发出了叮呤叮呤的声音。每次看到它的时候,心中都会隐隐作痛。即使如此,因为已经下定决心,要连同这份痛楚——这份后悔一起,继续向前迈步了,所以、还是想带着笑容,去面对这块铭牌。

 

 “没什么可怕的哟…嗯…一点都,不可怕…的…”

 

    弯下膝盖,紧紧地抱住了威尔卡。

    汪汪—?

    威尔卡舔了舔我的脸颊。这份温暖,非常让人开心。

 

“早上的散步?”

 

    冷淡的声音传来。与此同时还传来了“咚”的一声——是纸袋落在地上的声音。

 

“二…二木同学。”

“早上好,库特莉亚芙卡。”

 

    二木同学的右手好像还拿着竹刀袋。

 

“咕得末宁咕,的说(Good Morning,的说)。请问是要去晨练吗?”

“因为晨练荒废了一段时间啊。晨练真是久违了呢。”

 

“咻——”地,是挥动竹剑的声音。

 

“所以想着扔垃圾的时候 顺便挥挥看。”

“…是这样啊。”

 

    那个纸袋像是被重物塞得满满的。

 

“请问那个纸袋里,装的是书吗?”

“怎么,想要吗?”

“也并不是想要的说…”

 

    二木同学是想——当我想继续用二木同学这个称呼说下去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用姓去称呼她——这件事。这不是因为,我一直在无意识地逃避着,迈出更深的一步吗?不去做的话就一定会后悔。若是这样的话,比起因为没有说出口而后悔,一定,还是说出口会更好!

 

“……其实并不是想要那些书……那个,佳、佳奈多同学!”

 

    佳奈多同学刚刚迈出的脚步停住了。但是并没有回头,所以我看不到佳奈多同学的表情。

 

“…是想要成为律师吗?”

 

    对那个背影提出的问题,在漫长的沉默之后,终于得到了低声私语般的回答。

 

 “…是呢。曾经想要成为『正义的伙伴』。曾经想要成为可以去帮助他人的人。想着“就算没有任何人来帮助我,我也决不会绝望的!”。要是这个世界上哪里都不会有救赎的话,就让我自己为了谁而成为『正义的伙伴』吧! ……这是在来到这所学校之前曾考虑过的事,不过现在也已经,很久没有读过这些书了。”

 

佳奈多同学所说的话,全部都是过去式。

 

 “请问,为什么放弃了呢?”

 “‘为什么’?”

 “是的说,为什么呢?”

 “因为,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理由,但是已经想着,要一个一个地全部舍弃掉了…那些理由。”

“舍弃是、不行的说!”

 

    因为我的话语,佳奈多同学转过了身。是因为动摇了吗,传来了竹剑啪地一声落在地上的声音。

 

 “请不要放弃!舍弃是不可以的!如果那是佳奈多同学的梦想的话……请不要说出,已经放弃了,这样的话!”

 “但是,库特莉亚芙卡——”

 “但是——要是舍弃了的话,就会有什么再也不会改变了。即使如此,去做出舍弃的选择依然是简单的。可是,不是会在意,因为舍弃了什么,让什么事物永远也不会改变了而后悔吗?但是,应该会有更好的办法才对的!一定会有,比就这样放弃而结束的,更好的方法的!”

 

    紧紧地握住了母亲的——个人身份牌。

 

 “那些书籍……还有佳奈多同学一直以来的努力……不正是佳奈多同学的梦想吗!”

 

    吃惊地望着我的,佳奈多同学的脸,低了下去。

 

 “库特莉亚芙卡…我啊——一直都觉得,像我这样的人什么的,消失掉就好了啊。”

 

    细微得几乎要消散在空气中一般的声音。我刚想张口,却有一个声音抢在我之前否定了佳奈多同学。

 

“把从未期望过的事说出口,是你的坏习惯呢。明明从来没有那么想过。明明应该已经学过这个道理了:如果心中真正的想法都无法说出来的话,就真的会失去它了。总是没有说出口的勇气,一直这样胆怯着,但是,我认为一直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循声望去,在那里站着的是三枝同学。带着一直以来的神情。是小丑的面具之下,三枝同学真正的表情。痛苦的,艰辛的,但是却藏着什么决意的表情。三枝同学用左手取下发带,放入了制服的口袋。“飒——”的,风吹动树叶的声音。是因为在风中飘舞的长发吗,传来了淡淡的橘子薄荷的清香。

 

 “佳奈多。”

 

轻轻地,喊出了那个名字。

是谁曾经说过:唯有名字是谁也无法夺走的。就如同我的“库特莉亚芙卡”一样,三枝同学所喊出的那个名字,也确实地蕴含着力量。

那是,能够传达到遥远彼方的那个人心中的,力量。

 

身体颤抖着的佳奈多同学,因为吃惊而抬起头。不知多少次的摇着头,自言自语着。“我根本没有去期望什么的资格啊”,像是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一起,努力好吗?为了我们自己——为了那些像我们一样的孩子们。所以,这个梦想不可以丢掉——!”

 

下定了决心,一步一步靠近佳奈多同学的三枝同学,牵起了佳奈多同学的手,将书籍们塞到了她的手中,然后就像那样,紧紧地握住了佳奈多同学的手,说道:

 

“如果是姐姐的话……”

 

    三枝同学像是紧咬着嘴唇般说道:

 

“如果是姐姐的话……一定可以做到的!所以,佳奈多——加油啊!”

 

“叶留……佳……”

 

 

为了将被许多错综复杂的感情而扭曲的脸隐藏起来,佳奈多同学再次垂下了脸庞。紧紧抱住书的双手轻微地地颤抖着。“啪嗒、啪嗒”的,大颗大颗的泪珠一滴滴地滴落到地上。佳奈多同学终于默默地接受了,轻柔地向她伸出的手。

 

——人生在世,不可能不会后悔。如果总是抱着后悔,简单地做出了本应是错误的选择,并默默承受下去的话,到了最后就会一直消沉下去,什么也做不到的吧。但是,即使做不到一直坚强着面对后悔,只要手中还握着愿望的碎片的话——我、我们,就能为了自己所相信的,最珍贵的事物,成为“世界的齿轮”的——就能许下这样的誓言。所以,向前看吧,带着你的思念,继续向前迈步吧!

直到那,遥远的彼方——

 

 

============相关注解=============

 

注1:chiffon cake:戚风蛋糕,也叫海绵蛋糕,或者雪芳蛋糕。戚风蛋糕组织膨松,水分含量高,味道清淡不腻,口感滋润嫩爽,是目前最受欢迎的蛋糕之一。

 

注2:“空闲空闲星人”1-3号请参考AIR。

 

注3:给茶机:小型给茶机主要由滤网和杯状容器(一般1-6杯茶的容积)构成,可以在倒茶时将茶叶叶片滤过,也方便处理剩余的茶垢。大型给茶机用于街边投币贩卖,同时有冲泡茶粉的功能。

 

注4:Orange Pekoe:印度、斯里兰卡产的一种上等红茶,有些地方直接简译成“午后红茶”。但是Uba·Orange Pekoe这种分级根本查不到…只能猜测是非常高级的茶叶,或是名为Uba的地方产的茶叶。

根据群友(B站名:冰霜威士忌)的帮助,也有可能是名为Uba的茶和Orange Pekoe的混合茶叶。

 

注5:那盘DVD是库特的母亲留给库特的。记录的是发射事故前夕,母亲的工作状况,以及对库特的期望和思念。具体请参照库特TE1。

 

——————————————————————————————

翻译:古河羽未

翻译协力:Spoa(B站名:Spoalove)

校对:古河羽未

润色:古河羽未

鸣谢:敛颜,王者凯旋,冰霜威士忌,以及LB私立神北新校的每一位群友们!

除此之外,还有我参考了的,最早翻译了本文的老前辈(贴吧名xbs_peter)。

 

什么?你问LBEAS的剩下两章?

咕咕咕(鸽子叫)。

等未来其他厨来做吧,毕竟我只是一个库特厨而已(手动滑稽)。

以下是原图: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小说库

《在树叶飘摇轻语的小径~》特别篇Ⅱ 『该死的日子』

2021-4-1 19:37:56

小说库

《在树叶飘摇轻语的小径~》第五章(初中班长篇)

2021-1-29 23:57: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