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bbsKey社动漫

【Key痛机系列】波音777-300ER“MonsterTraveller”GirlsDeadMoster痛机/巡演专机涂装

【本涂装由『空門技術製造場』制作,本涂装是组成Key作品主题跨平台联合机队『Kagi Alliance/关键联航』的一部分;基于平台《微软模拟飞行2004》制作,Project Open Sky+Phoenix Simulation Software Boeing 777-300ER V2整合机模制作】

【本涂装引用物作品著作权归属VISUAL ARTS/Key,仅由『Kagi Alliance/关键联航』负责本机的机主个人使用,不用于任何盈利用途,故涂装文件不会公开发布


本机的【十字星模型】封绘,本机虚拟注册号:AB-1015,『空技場』项目编号:ISK-061


  各位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死后世界战线佯攻部队航空勤务班空门伊万。

  今天这篇专栏要介绍的,由ApolloniusSun同志设计制作的,『关键联航』公开亮相第二架“GDM JET”——波音777-300ER AB-1015 “MonsterTraveller”。


    在上一架,也是第一架交付投入使用的“GDM JET”——AB-15147“Crow”的介绍专栏中有提到,ApolloniusSun同志也在构思一架GDM主题的痛机涂装,并以此为契机将做GDM主题涂装的想法整合到了一起,于是有了 “GDM JET”计划。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0938782

  当时的那个想法,最终化为了今天要介绍的这架涂装。只不过,因为时间安排与设计灵感方面的问题,这个想法到了2021年7月份,才开始实践。和Apollo以往自己使用的涂装不同,这次的涂装载体并非波音767-300ER,而是更大型的波音777-300ER,和第一架开工“GDM JET”——ISK-051项目是同一机型(尽管ISK-051是PMDG 777-300ER)。机模则是非常独特的整合版机模,航电系统是Phoenix Simulation Software家的,机体模型则来自Project Open Sky。涂装方面来说更多是以Posky机模为基础,但毕竟是比较特殊的整合,所以都记录上吧。选择B77W一方面是换换别的机型做涂装,另一方面是更大机体更为适应“GDM JET”的设定所需,同时便于更进一步完善设定。

  这架崭新的涂装以ISK-061的涂装项目编号,在2021年7月6日晚上正式开工。顺便这里插一句,有些有趣的事情。这个编号和第一架开工“GDM JET”正好差了整整10个涂装项目,同时和Apollo来到『空門技術製造場』与『关键联航』活动后,制作与用于活动的第一架痛机涂装——ISK-031 AB-2625正好差30个涂装项目。这么一看的话Apollo同志也在咱们机队一起玩了一整年了,并做出了独一无二的贡献与打造出了属于他自己麾下的痛机机队,可喜可贺。

  回到正题,在开工后一段时间,我意识到ISK-051与ISK-061有一个共同点,虽然来自不同平台,但两款机模都可以通过一些手段封闭舷窗,PMDG的比较先进,用的是涂装Alpha通道控制舷窗的显示,擦掉就可以封上,而Posky的毕竟较为古老,和当时大多数机模一样,舷窗只是贴图,所以可以通过擦掉舷窗贴图达到封窗的效果。这点和没有选择的IL2:1946,以及大部分插件机模都无法实现封闭舷窗X-Plane 11两个平台不同,可以从中入手弄点细节来看起来更像一架“巡回演出专机”,同时也可以追加一些额外的设定看起来更加有趣。于是我与两个项目组的二位机主协商了一下,在双方都同意后决定在这两架涂装上搞一套专门的设定。其中由我基于洛航同志最初提出的需求设定制作原案,再由主动请缨分担我的PS负担,同时也有自己的脑洞和想法的Larry·Bainbridge同志负责具体舱室布局设定与制图。

  总的来说,这个计划的灵感来自波音777X BBJ,毕竟是波音本家专门设计的,必然是最合理的,虽然不是最先进的B777X,但作为B777,这个官方设计可以拿来参考参考。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G44y1675v

  这个构想将机身分为三个部分,前机身为【随队成员起居区】,这片区域是为随队人员(包括舞台布置人员、照明班、印象班、风扇班、路障/护卫班(SSS作战成员)、应援组等)服务的,包括公用浴室和长途飞行休息用的床位(当然姑且有男女区域划分),以及在起降阶段确保安全而设置的座椅。中部机身为【餐饮区与交流区】,这片区域有着专门的餐厅,以及一个吧台(笔者:巡演机的灵魂啊!),在Larry的追加设定下吧台还兼具热食厨房的作用。这片区域还设有游戏机(包括VR棒球和VR射击),以及在会议室,用于GDM与SSS队员讨论以演唱会事宜为主的各式各样的会议。后部机身为【乐队成员起居区】,妥妥的VIP区域(笑),为我们的主角Girls Dead Moster使用,包括乐队练习室,这个练习室有比其他舱室更好的隔音,以确保飞行时的噪音不会干扰到练习,同时练习时的噪音也不会影响到机上其他人。不过因为机舱门宽度有限,所以入江的架子鼓无法放进练习室(不是放不下,而是很难搬出搬入),因此这个练习室只提供给吉他手与贝斯手调音与练习用。然后是乐队成员的起居区与专用的浴室区,位于机位,这点也是来自现实中的B777X BBJ。然后除此之外,还配备了波音为波音777-300ER准备的,选装二层机组成员休息区,这样不会占用原来的客舱空间,所以也不需要在客舱空间考虑机组成员的休息区。并在主货仓加装水箱以满足前机身浴室的需求,同时平衡机身重心,也不会影响到装在主货仓的舞台部件。

  当然,毕竟咱们是第一次搞舱室设定嘛,所以这个设定本质还是自娱自乐,算不上严谨,还请各位懂行的巨佬们轻喷。而且这个设定旨在为封窗服务,我们无力真正修改机模内饰,还请见谅。

  具体的布局请看下图:

综上所属,左舷机身有三个部分是舷窗封闭状态的,这也是本机与隔壁的ISK-051项目的一大特色了。


  接下来就介绍最重要的外部涂装设计吧,考虑到本机作为“乐队巡演机”的性质,这次设计时并未特别注重涂装的寓意内涵。

  本机的痛贴布局方面,和AB-15147“Crow”一样,采用了以Angel Beats!-1st beat-的角色介绍立绘为基础的剪影痛,以半身形式涂装在后部机身,航向顺序从左到右分别为:岩泽、由依、久子、关根、入江。为了凸显人物剪影,对此进行了投影处理。

  接着是机身的logo布置与拉花。机头按照惯例放置了『关键联航』标准的Key Logo,并且加上了Girls Dead Moster乐队标识和本机专属的“GDM JET”机徽。

在机身前部,涂装着巨大的“GDM”字符,突出本机的所属乐队,给人以一定的视觉冲击。GDM的配色分别使用了乐队的两代主唱——岩泽和由依,以及主音吉他手,久子的配色。同时为了与人物痛贴保持整体的协调,对字符进行了投影处理。本机最主要的背景拉花是由乐队五名成员的代表色组成的“彩虹”条纹,这个条纹灵感来自波音777-300ER的原厂涂装,条纹的顺序和“GDM JET”机徽的角色排列顺序一致,从上到下对应机徽的从右到左,分别为:入江、久子、岩泽、由依、关根。而使用了GDM主logo配色的机底条纹穿插全机,在机身后部分叉分色,延伸至垂尾。垂尾上安排的元素较多,首先是位于最底层的SSS字符,其含义显而易见,用于标识这是一架SSS所属的飞机。接下来在上层放置了世界地图,这一地图的灵感同样来自波音777-300ER原厂涂装,只是从前机身移动到了垂尾,其作用是表明本机作为“巡回演出专机”的身份,同时在地图上加上了从日本出发去往世界各地的航线,最后在太平洋中央的空缺部分放上了Girls Dead Moster乐队标识,标明本机的所属乐队。

  另外本机的引擎上色这次考虑到了机底条纹的高度,为了侧舷效果,所以没有将整个引擎涂成粉色,而是照着机底条纹进行涂装,另外VAlogo也被条纹切开,使用了反色效果,使其看起来与以前的涂装相比显得独特。主翼方面仍然是左舷主翼上部是“AIR SSS”,右舷主翼上部是虚拟注册号“AB-1015”,主翼下部则是老样子的“夏兜”号式布局,右舷Key,左舷AB1st,得益于777的宽大主翼,效果意外的和其他使用这一通航布局的民航痛机相比显得很不错。

  本机的注册号AB-1015的含义为,AB主题,Girls Dead Moster第一张专辑《Crow Song》的发售时间2010年与目前GDM最后一张专辑《Million Star》的发售时间2015年组成。虽然看起来像是隔壁Prepar3D方面机队的AB-1013的后继机的样子,但其实和AB-1013的注册号规律与寓意并无联系。机名“MonsterTraveller”可以叫做“怪物巡演机”,不过机主主张不翻译,同时命名规律也来自还未完成的ISK-051的机名——“Monstercraft”。


  本机在2021年8月初基本接近完成,但因为舱位设定的细节决定较迟,因此延期到2021年8月22才封窗,正式定型交付。在两天后的2021年8月24日,也就是凤千早生日当天,进行了首次航线飞行。

  这次的飞行航线就非常有意思了,因为它其实和AB没有任何关系,倒不如说和SP有一点点关系,也只有一点点。那就是这次的航线来自现实中Key STAFF所乘坐的飞行航线——2019年8月22日,Key嘉宾代表团前往澳大利亚 墨尔本参加“Animaga EXPO 2019”漫展,所飞行的第一段航线。这次飞行经过考据所乘坐的是国泰航空的班机,一架注册号为B-HNW的波音777-300,航班号为CX507,是从关西国际机场(ICAO:RJBB)出发,前往香港赤鱲角国际机场(ICAO:VHHH)的航班,之后再转机CX105航班飞往墨尔本(当然CX105只是推理得来的,资料太少无法证实)。

  顺带一提,这次飞行的主角B-HNW,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至今停场在澳大利亚 爱丽斯泉机场(ICAO:YBAS),成为了受到新冠疫情影响被迫停场的众多客机之一。在2019年那次飞行时,她已经有了19年的机龄,在国泰航空机队仅仅运营了7个月。

正在停场的国泰航空波音777-300 B-HNW(由Rory Delaney在2021年3月6日,摄于爱丽斯泉机场(ICAO:YBAS),转载自Jetphotos)

  尽管这不是『关键联航』通过对官方资料的考古考据出的第一条创作人员搭乘机航线(第一条是麻枝准的第一次飞行,那个因为是在AB官网公开的所以姑且还和AB有点关系),但因为它是由B773执飞的,姑且也是300ER的基本型。也是为了纪念这架承载着Key通往南半球的道路,却因为新冠疫情被迫停场的Key创作人员搭乘机。再加上『关键联航』虽然活动了一年半载,但却从来没有跑过VHHH。因此本机以纪念为主要目标,将首航航线设定为大阪(关空)-香港(赤鱲角)。

  下面是这次首航的截图:

  停靠在关西国际机场1号廊桥位:

推出与滑行:

关西国际机场 06R跑道起飞,出发:

爬升:

巡航:

飞抵香港上空,正在降高:

近进香港赤鱲角国际机场07L跑道:

着陆:

落地后滑行:

停靠C20货运机位(Apollo:首航时ATC分配的机位),抵达香港,顺利完成首航:


STAFF:【『空門技術製造場』ISK-061项目小组】:

涂装制作/校对/执飞:ApolloniusSun

最后感谢ApolloniusSun同志在这一年间的辛苦付出,坚守在一个老平台飞行并坚持至今是十分来之不易的事情,在这一年间他负责制作了五架自己麾下方面机队的痛机彩绘涂装,是『关键联航』的重要部分,这次也让本机成为组成『关键联航』的第二架“GDM JET”。时间流逝飞快,我们每一个人都将留下属于自己的航迹云。另外ISK-051那边的话呢在此时也有了一些进展,不过到定型交付与首航还需要过一段时间,目前还不能透露太多,还请谅解。XP11方面机队的“GDM JET”也正在策划中,敬请期待。

最后放一张本机首航后更新的“GDM JET”计划图:


【FS2004方面机队】联航标准登记预览:

ISK-061/AB-1015


Aircraft in Simulator:© Project Open Sky © Phoenix Simulation Software

This Skin Product&Character  © Visual Art’s/Key

llustration: Na-Ga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Key相关痛文化相关

【Key痛机系列】波音757-200 “一夏” 佐藤雏主题实验型痛机涂装

2021-7-31 22:05:57

教程

EPSON v370扫描仪指北

2021-1-1 12:38:5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