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bbsKey社动漫

《在树叶飘摇轻语的小径~》特别篇Ⅰ 『the pappus of a dandelion』

❈❉✿❀❃❁

特别篇Ⅰ

『the pappus of a dandelion』

~Rewrite官方小说《在树叶飘摇轻语的小径~》高清电子版熟肉


❈❉✿❀❃❁

 

这个人总是那么完美。
他是无论在什么领域,都能够做到超出期待的存在。
如果你和他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就会更深刻的发现这一点。
他的弱点只有猫。
凤咲夜是完美的。
同样,他还是个浑身充满谜团的人。
……我,天王寺瑚太郎是这么认为的。
为了了解这个完美的男人,千早是唯一的突破口。
在凤家的客厅里,我正在和千早看着咲夜的卧室,聊着这个话题。

 

“完全想象不了他私下会做些什么。”
“这么说来,咲夜好像没什么私生活……”
“那他的兴趣是什么?”
千早思考着。
“家里的事还有做点心什么的……”
“这些跟工作没什么两样吧,一个喜欢学习的学生总不会说他的兴趣是学习吧?”
千早再次思考着。
“噗咻~”
千早吐出了一口奇怪的气息,整个人好像超负荷了。
“我可不擅长想这些复杂的事……”
“抱歉……如果真的想不出来就算了。”
“如果连千早都想不到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说白了,这个家伙没有在生活的感觉。
“和咲夜一起生活了这么久没想到我一点也不了解他……”
千早一下子消沉了起来。

 

从某种意义上讲那家伙活着的唯一动力好像就是千早 。
“不读书也不看电影,不打游戏也不上网。”
“看上去好像也没在做什么运动呢”
“也没有旅行和音乐方面的爱好,这是什么没劲的人生啊!”
我是绝对忍受不了。
“连压力也不需要去发泄,好奇怪,绝对有哪里不对劲。”
“不过话说瑚太郎为什么突然开始在意这件事了呢?”
“诶,这是因为……”
因为闲的。
围绕着键骚动结束后的风祭市是实在是太和平了。

现在会长和小鸟也住在凤家。
而且静流让她们不要出门,类似于属于一种半软禁的状态。
有了住所的会场,就像见了水的鱼一样……不,是就像一条有了食物的虎纹鲨鱼一样,尽情的堕落着……。
但是我比虎纹鲨鱼要乐观的多。
什么事情都能激发我的兴趣。
这一切都是因为闲的……也就是说这只是单纯的在打发时间而已。
“啊,这是因为。”
如果实话实说的话,一定会被千早嫌弃的。
“要,要是想给他生日礼物的话,不知道生日不是很麻烦吗……”
“诶——”
千早给了我一个微笑。

 

抱歉其实我是个随便的气量很小的男人。
我默默的在心里道着歉。
“但是我不知道咲夜在我看不见的地方都做些什么诶?”
“绝对会被他发现的啦——”
“嗯……”
这确实是个问题。
像监视器这一类东西,一旦再被他发现异常后就立刻没用了。
连侦查型魔物都会被他轻易的发现……
“就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了吗……”
就是这个样子,因为一个突发奇想就变成现在这样想要稍微拌一下咲夜身上的谜团。

 

❈❉✿❀❃❁

❈❉✿❀❃❁

 

最后,由于找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于是决定拜托别人。
“请帮帮我们吧小鸟大人!”
小鸟是一个能操纵各种各样魔物的便利角色。
这种时候最能派上用场。
一定能很快的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于是我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她
“原来是这样,我也有点兴趣诶。”
“那你愿意帮助我们吗?”
“我不像你们两位一样是个体力派哦。”
小鸟开始在桌子下面的抽屉里找着什么东西。
“小石头魔物~”
“从你的大体动作和说出来的名字,能够联想一个类似于来自形状的东西,但这个是?”
看上去和普通的护身符没什么两样。
“这是小鸟开发的新型结界系统,能够定点发动方便携带非同凡响的一个魔物”

 

“诶——看上去是很厉害的嘛”
千早从小鸟手里接过了那个护身符。
“诶?”
千早消失了。
“就像这样”
啪的一声千早又出现了。
“这个很厉害的不是吗”
脑里闪现过许多这个东西的邪恶用法。
“禁止用来做坏事,NG!”
“有种让瑚太郎拿着会很危险的感觉……”
“这个只有会操纵魔物的人才能够使用,所以拜托千酱看管他啦”
“我就那么没信用啊……但是在实际使用之前我想先试一下”。”
“你要怎么试?”
“在那边的房间里不正好有一个可以用来做实验的人吗?”
我们决定去家里蹲公主的屋里看看。

 

❈❉✿❀❃❁

❈❉✿❀❃❁

 

瞟了一眼屋内,如看见盯着笔记本电脑以极快的速度点着鼠标的会长的身影。
虽然看上去很专注,但是会长的感觉十分灵敏。
如果这次的潜入作战能够顺利瞒过会长的话,这个做法就极有可能对咲夜也适用。
“我真的开始为她的未来担心了……”
“没关系,会长其实很精明的啦”
“那我要进去了哦”
这时候就边祈祷着会发生会长突然开始换衣服这种动画里面典型的桥段……。
“会长除了要出门和洗澡的时候,其他时间都穿着睡衣,所以这个剧情是不会触发的。”
“切!”
俨然一副失败者的人生。
“……”
千早慢慢的走在会长的后面,在他的正后方停了下来。
拼命的在他面前挥手,偷看他的电脑屏幕,都没有任何反应。
“成功了!”

 

小鸟满意的点了点头,千早走了回来。
“这个好有趣哦~”
“那这次换我试试吧”
“可是已经够了吧”
“可看上去很好玩啊!”
“真拿你没办法……”
从千早手中接过魔物。
“诶,怎么没有消失”
“是因为瑚太郎君是由千酱看管的,所以只有千酱能看到他”
“原来是这样……”
“……切!”
看来没办法恶作剧了。
“不过话说回来连门口的声音都没有被发觉呢”
也就是说,就算我说话也没关系了吧。

 

我悄悄的绕到会长背后。
“会长这个笨蛋——”
“……”
完全没有被发现!
“你这个废柴家里蹲、奶牛、金毛败犬!”
(突然觉得好空虚寂寞……就算说他坏话,她也没有任何反应。这样做并没有任何意义……)
照这种情形来看,这个魔物的效果可以说是非常好,最后再瞟一眼电脑的显示画面
“满满都是网游氪金道具,怕不是在玩贪玩蓝月吧……”
会长拿到的零花钱,相比以前少了许多。
而且电脑的购买记录也处于被监视的状态,每个月不能超过2000日元。
一旦超出了限额,就会被咲夜特制的程序将电脑锁住。
不知为何,我陷入了一股怜悯之情中。

“?”
会长转过身来了。
“不是吧,被发现了?”
瞬间身体僵直了起来。
“……可能是我多心了吧……总感觉刚才好像接收到了什么侮辱的意念……”
“这个人好可怕呀!”
我还是早早撤了为好。
“可为什么最后才被发现了呢?”
“看来我的埋怨对她来讲一点用都没有,反倒是同情让她觉得不愉快了……”
自尊心高得惊人。
“这样暂且就没问题了吧?”
“应该是的”
会长的问题,下次若无其事的跟她谈谈就好了……

 

❈❉✿❀❃❁

❈❉✿❀❃❁

 

下一个休息日,我们决定实施这个预谋已久的计划。
“那么千早小姐,我要走了”
“那,就拜托你了”
“我正好也有点事,买东西只是顺路而已”
“嗯嗯,一路走好”
在千早的目送下,咲夜出门买东西了。
“他好像已经走了哦”
“好的。”
事先将咲夜的手机上做点小小的手脚,在上面加了能够将位置汇报的GPS。
虽然咲夜基本都是徒步行走,但这样能预防他乘坐交通工具的情况。
然后就用这个跟在他身后,尾随着他就好了。

 

❈❉✿❀❃❁

❈❉✿❀❃❁

 

“他好像向着普通的超市在前进呢”
对于这个人,再怎么加强警惕都不过分。
“加油上吧!”
在小鸟的护送下,我和千早两个人出了家门。
“我们的公交绕到他前面等他会不会更好?
“那我们就不知道他在途中都做了些什么了……”
只能一步步的屏住气息跟着他了。
“最后他也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举动,径直来到了超市”
“唔”
咲夜在电子制品柜台前停住了脚。
好像在看吸尘器一类的东西。
“有什么要买的东西来着的吗?”

 

“他的兴趣是家电吗……”
看上去家电也不是特别能提起他的兴趣,在买了荧光灯之后就离开了电器卖场。
“这只是普通的购物”
“是这样吗?”
我们跟着咲夜来到了下一个卖场。
他这次来到的是室内装潢的楼层。
周围的书店,DVD商店,还有玩具卖场,他看也没看便向着地下走去。
“好像真的只是普通的购物呢”
我们坐着扶梯跟在他后面继续前进着。
并没有被发现了的感觉。
他走下了地下的配菜专区。
“好奇怪诶?平常吃饭都是他自己做的”
ps:最近几周忙于中招,所以可能更新的会很慢

 

“不要小看KAZAMO的地下食品哦。这里卖的南瓜可乐饼异常的好吃”
“诶~我也想吃吃看”
“现在可不行。不解除魔物的话店员是不会注意到我们的”
千早一边吃着火腿肠一边说着。
“不要忘了正事啊!”
这回是时尚楼层。
“他好像要离开了。”
“唔……不对,等一下!”
咲夜向着女士内衣的方向移动了。
“这可要重点观察啊!”
“为什么?”
“了解一下千早的内裤是什么花……”
在还没说完之前就被打了。
“好疼!”
“内衣是我自己买的不会让你知道的!”
“是这样啊。”
认真想想的话,假如那种充满小孩子气的内裤是咲夜买的话感觉就太糟糕了。

 

❈❉✿❀❃❁

❈❉✿❀❃❁

 

“连看都不看就路过了呢……”
要是我的话肯定会多瞟几眼的。
我把头伸进了内衣卖场。
“咦,露西娅和静流怎么在这?”
糟了,要马上离开……
这么思考这的我,突然脚下一滑,摔了一跤。
小石头魔物也跟着掉出来口袋。
唔……周围的视线突然感觉好痛苦。
魔物被解除了。
“瑚太郎?你怎么在这?”
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静流也在旁边向我们打招呼
“一直盯着女性内衣卖场看……连凤小姐也要在这里陪着你的性癖!我以正义的名义决不能将你就这样放任不管!”
“诶诶诶~我不是我没有……”
“冷静一下露西娅”
静流安抚着露西娅,向我们打听事情的经过。

 

我们将现在的情况说给两人听。
“原来是这样。没想到是生日礼物的参考……你想的蛮周到的嘛!”
“嗯嗯”
“所以说,在内衣卖场真的只是个偶然”
“看了这真的是个误会……不好意思”
听完千早的话后……露西娅低着头道歉
“误会解开了我也很高兴。话说回来,你们两位在这里干什么呢?”
“今天是来买露西娅的胖次的。”
静流用平常的语气说了出来。
“什、不、不是的!比起这个不如说是来,来将静流那些便宜的内衣……”
“啊!”
一副不要说出来嘛的表情的静流脸上染上的红晕。
“不、不管怎么样,我们的事可以下次再说。”
“这是难道遇见了所以想要一起玩的意思吗?”
“什……我什么时候那么说了?”
“我怎么会说出那种!”
“……”
“嗯,露西娅也和我们一起玩吧!”
“这下变成四个人了呢。”
“是、是啊……难得有机会我就陪陪你们好了。”
变得热闹起来了。

❈❉✿❀❃❁

 

咲夜只要买完的东西寄回凤家后,便离开了超市。
“这种做法好高大上啊…”
“手里拎的东西会有什么不方便吗?”
“应该是接下来要去某个地方吧。”
他向着与家相反的方向,径直走到一处我们没见过的宅邸内
“……”
咲夜停下了脚步。
“不好,难道不成被发现了?”
“应……应该是不可能的”
“我们还是躲起来吧!”
我们听了静流的指示,躲到了自动贩卖机后面。
“……可能是我多心了吧,这附近应该有很多猫吧”
这、这种套路发言……
(让人好想学声猫叫啊……!)
但是如果真的做了那样的话,好好想一想是会瞬间暴露的。
虽然只想做这种事,但我还是拼命的克制住了自己……

 

“喵~”
“静流!”
“……唔,果然是我多心了。”
咲夜继续向前走去
“呼,得救了”
“刚才那声……他听到了吗?”
“不愧是静流,在被怀疑是猫的时候,就模仿猫叫给他听……”
“话说…刚才叫的好熟练~”
“当然了,在跟踪训练的第一堂课上学的,模仿猫叫是必修课!”
“谁教你们的?”
“唔,我跟灯花老师学的”
(这孩子被骗了…这两个人绝对被西九条老师当成玩具了!)
感觉这个充满谜团的组织更加的谜了。

 

“唔?”
咲夜又一次转回了头。
“这次真的要被发现了!”
“快躲起来!”
“对了…我好像记得这里是呀吼老爷爷出没的地域呢”咲夜看似漫不经心的自言自语道。
瞬间,我的肩膀被露西娅抓住了。
“混蒙过去!”
“喂,你等等,这样做绝对会很奇怪的!”
“这是守护者的铁则。灵机应变的,解除跟踪对象的疑心!”
这孩子完蛋了,被人当成玩具还坚信不疑,那个人说的是对的。
“就是的!这里只有瑚太郎一个男孩子啊,我会将魔物只解开声音部分的”
“瑚太郎…拜托了”
被这样的三个人围攻着,我甚至开始怀疑,奇怪的是不是只有自己。
“崩恰卡~崩恰卡~呛呛呀吼!崩崩~恰卡卡!”
“原来如此,果然是呀吼老爷爷呢。”
微笑的走了的咲夜。
“我觉得这已经100%露馅了好吧!”
严重感觉自己被玩弄的样子。

 

“不…好像还没事的样子,多亏了瑚太郎”
“静流用一副没问题的自信表情来安慰我。然后就有两个小时的小学生从我们身边跑了过去。”
“诶!?我刚刚好像听见了呀吼老爷爷的声音了啊!”
“会不会不是这里啊?平时他都在前面那个拐角里面的”
“……”
还真有啊……呀吼老爷爷…

 

❈❉✿❀❃❁

❈❉✿❀❃❁

继续前进着
“他在花店面前停了下来?”
“花店?”
咲夜和店员说了两句之后,便从店员手中接了一把很大的白色花束,继续向前走了。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说到花束就是约会吧!”
“诶——怎么可能?”
我不觉得他有这时间,况且这家伙喜欢千早。
“你们难道是为了调查这种事才在跟踪他的吗?”
“应该……不是这样的,因为咲夜他…”
静流打断了千早的话,又开始小声说道
“百合花的花语是,纯洁无垢……一般用来献给圣人”
静流总是在奇怪的地方非常博学。
虽然咲夜无论在哪里都很受欢迎,但是他在这方面是十分迟钝的。
“他又向前走了。

❈❉✿❀❃❁

 

最后来的了城市旁的一片空地上
“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
在繁杂的杂草中间,有一栋与周围不相符的,古老腐朽的七层大楼屹立在这里。
咲夜向楼里走去。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完全被废弃了的区域吧”
露西娅看着边上的指示牌说道。
“原本是打算将线路延伸到这里的,所以就先在这里建了几建筑,但没想到最后计划有所改动,所以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原来是这样”
如果真像露西亚说的这样的话,那么眼前这份奇妙的光景也能解释了。
“要进去了哦”
听到千早的话后我转身看向大楼。
咲夜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大楼里面了。
静流打头,我们也跟着后面进入了大楼,在前进的路上,黄色和白色的蒲公英象争占地盘一样盛开在四周。
咲夜在最顶层。
从窗户外面射进来的阳光透过灰尘将房间内部用白光划分了开来。

 

❈❉✿❀❃❁

❈❉✿❀❃❁

 

从这里能够看见的,恐怕只是普通的街区吧。
而咲夜只是静静的在那里站着。
从后面看不到他的表情。
但是,在窗户边供着一束白色的百合花。
像是一场神圣的仪式。
这恐怕是我们不应该去打扰的事。
“……”
大家好像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我们出去吧”
没有人反对千早的这个提议。

 

“有种做了坏事的感觉…”
出了大楼后,静流用一种复杂的表情说着。
“这里好像是他充满回忆的地方呢。”
“因为咲夜从来没在我们面前说过这种事…”
“嗯……”
露西娅和静流也开始思考。
而我似乎能够理解这些,之前在垣间看过一部分咲夜的记忆。
“果然我们还是做了一些不好的事吧…”
“没有这回事。”
听到声音后转过头发现咲夜已经出了大楼。
“我本来就没有什么想要隐瞒的……也没有什么不方便被看见的。”
“但是我们还是要为这种半玩笑似的跟踪道歉,十分对不起……”
“露西娅小姐,请不要太在意”
“不过咲夜为什么你要来做这种事?”
“这大概应该算是……扫墓吧”
“墓?”
“类似于墓的东西”
“是谁?”
咲夜抬头看着这座腐朽的大楼。
“大概是蒲公英吧…”
千早没有继续追问。
可能,是为了一个没有墓碑,连死亡地点都不明确的人吧

 

人会追忆,只要还有记忆。人类就会去回忆过往。
所谓墓碑,并不是为死者准备的东西。
而是为了让活人追念才存在的。
所以,咲夜才会来到这个被杂草包围,开满蒲公英的大楼里。
“那个,咲夜……”
“怎么了,瑚太郎君”
“能告诉我那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吗?”
我对这个咲夜曾经守护,却没能守住的这个人充满了好奇。
“……这个嘛,今天晚饭时在详细和你说吧,不过……”
他伸出手来,摘下了一颗长着白色绒毛的蒲公英。
“大概是像这绒毛一样的人吧。”

❈❉✿❀❃❁

 

回去的路上。
“话说,这里不是私有领土吗?我们擅自进来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的,我已经为您买下来了”
“什么?”
“哈哈,好像是有些乱花钱了”

 

“真是的,这样可不行呢!”
“抱歉,稍稍任.性了一下。”
“不过你是从哪里弄到这么多钱的”
“嗯……这个没什么啦,只是些繁琐的小事而已。”
……果然凤咲夜,是个充满谜团的男人呢。

【特别篇①完】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小说库

《在树叶飘摇轻语的小径~》第七章(萝莉的时间)

2021-2-9 11:56:08

小说库

《在树叶飘摇轻语的小径~》特别篇Ⅱ 『该死的日子』

2021-4-1 19:37:5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