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bbsKey社动漫

Rewrite官方小说《在树叶飘摇轻语的小径~》高清电子版熟肉

《Official Another Story Rewrite ~葉揺れささやく小径で~》(在树叶飘摇轻语的小径~)

是罚抄官方作者(田中罗密欧、龙骑士07、毒奶盒勇人等)亲自写的外传性质小说合集,
但特别之处在于,原本的角色分配是:田中负责神户小鸟与千里朱音,毒奶盒负责凤千早和中津静流,龙骑士07负责此花露西娅
而在这本书中会是作者们互相写其他人负责的角色,故事质量相对较高,但是部分故事细节难免存在纰漏和违和,请自行判断取舍。
本帖为高清版电子版熟肉

感谢参与贡献者:罚抄终末旅行(尤鱼)、剑上之痕、地篝brianlokhin、大鸟咲夜

本书已发售重制版,图一为原封面,图二为新封面,绘图:ZEN。

全书共一册,内容为:(括号内为我个人的内容概括)

第一话:追寻小小的幸福(小鸟の硬币 的故事)
第二话:我讨厌你(千早转学真相)
第三话:魔女传承-零之章(朱音与变态与超自研的诞生)
第四话:相思病(静流对O派的困惑)
第五话:从班长开始(班长之所以是班长,初中班长篇)
第六话:超越思考的闲暇间(程序员月篝终于疯了,放飞自我)
第七话:去到小径的另一端(宝可梦对战)
特别篇I:The pappus of a dandelion(咲夜与记忆中的某人)
特别篇II:该死的日子 (漆黑之牙.荒野狼王.堕落天使.名为吉野的男人对抗世界的故事)


第一话
追寻小小的幸福

“发现了意想不到的东西……”
在社会科准备室的书架和墙壁之间,有一个神秘的东西被巧妙地隐藏着。它装在一个带有拉链的袋子里,保存得很完好。
“怎么了瑚太朗君,脸色怎么发青了?”
“被老师拜托把上课所用的教材拿回去……但是却在那里见到了…仿佛梦与浪漫交织的东西……”
“你在说什么啊?”
“你来看看这个……”
在我颤抖的手中,是一张四角被折叠起来的纸。
“看上去像是地图一样的东西。诶,这个是……”
“没错,”我用严肃的语气告诉她。“这是张藏宝图。”

哪怕是吾等曾经完成过无数次伟业的荣光之财宝猎人同好会
在部员减少的危机面前也无力回天,终究解散
但是,赌上高尚而又高贵的高中生活
坚信财宝猎人的精神永恒不灭
吾等将积蓄的财宝藏匿此处
——财宝猎人同好会部长

这是写在地图空白处的留言。
“这是真的吗?”
装地图的塑料袋已经开始老化了,如果是骗人的话也太下功夫了。
“真是可疑啊~”
“是真是假,一探便知。呐,这样总可以了吧?“
“去找倒也不是不行啊,但是,这个是哪里的地图啊?”
“虽然我也不知道,不过这应该是在风祭市的某个地方吧。”
“太笼统了。”
“据我推测,这个应该是那个有名的‘德川宝藏’吧?”
“真是爆炸性的消息啊!”
“或者是‘丰臣宝藏’?”
“说白了就是‘只要有趣的话什么都行’吧?”
小鸟像是放弃了一样,叹了口气。

我们首先来到了图书馆,希望能在这里调查地图册,然后将宝藏的大致地点确定下来。
“能顺利的话就好了……”
“不可能那么简单吧?不过,我已经做好觉悟了!我也不是新手了,但是也完全没有小看德川啦。”
“我倒是觉得你就像新手,完全就是在小看德川啊。”
“啊啊,那你就等着看好了。”
我把大本的地图册从书架上拿了出来。
虽然在发现的地图册上没有写地名,但是通向宝藏的路线却被标注了出来。在线路的各处,都详细地标注着“林业道路”、“大主沼”、“铃兰大道”等字样。提示就只有这些而已,完全没有能够帮助我们确定具体位置的信息。但是,既然知道了道路的名字,我觉得就很简单了。
我兴奋地喘着气(???)说道:“如果发现了宝藏的话,就分给小鸟五亿吧!今年给你新买一件貂皮大衣也可以哦!”
“那我谢谢你啦。”
小鸟的回答里完全没有感情。她完全不相信我,但当时我觉得,那也只是因为还没有确定宝藏的具体的位置而已。

❈❉✿❀❃❁

 

“找不到,在哪儿都找不到了!”
两个小时后,我被现实击败了。虽然我已经彻底调查过了风祭市的地图,但是却没能确定地点。
“网上的搜索也没有结果啊。”
使用了学校电脑进行调查的小鸟,回来之后也如此说道。
“毕竟是宝藏啦!所以应该是有意搞成不让人弄明白的样子吧。”
不愧是德川啊,能使杜鹃啼叫的本领真不是盖的啊。【注1】
“探险失败,回家去吧!”
小鸟开始准备回家了。
“这也太快了吧!还没到要放弃的时候呢!”
“但我们不是已经走投无路了吗?”
“诶,等一下。”
在我拼命耗费脑内所剩无几的智慧时,一个从未有过的想法闪现了出来。

“啊,这个,说不定,不是正式的名字!”
“你的意思是……”
“不是有些只有本地人才知道的地名称呼吗?”
“啊,是有的!”
小鸟同意地点了点头。
“嗯,本地人吗……也就是指这张地图画出来时的那个本地人吧?”
“没错!所以说,咱们去找年长的人问一下就行了!”
于是,我们接下来便前往了教职员办公室,在之前说过话的老师中,选择了一位我们认为年纪最大的老师,来到她身边,向她说明了情况,想要寻求她的帮助。
“诶?哈哈哈……”
然后,作为我们求助对象的西九条老师的表情僵住了。
“啊,啊喏,三三?”
老师的表情看上去和平常没有什么不同。
依旧是一副平静的笑容。
但是所要表达出来的意思却是不同的,我的直觉这样告诉我。
现在我们面前的西九条老师,虽然看起来和平时一样,但是实际上已经变成了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某种存在。
对!她已经变成了更为凶残的存在。
“那,那个,考虑到老师年纪的情况,请务必给我们一些建议……”
“什么,你,你说什么?”老师的声音在颤抖着。
“瑚太朗,这下不好了!”小鸟低声在我耳边说道。
“啊,老师对不起!但是在我认识的老师里面,老师您的年龄是最大的啊……”
这句话成了致命一击。
“我和你们……‘大致上’还是……同年代的啊啊啊啊!”
突然间暴走的西九条老师,对着墙壁上挂着的飞镖靶子,用肉眼捕捉不到的速度投出了飞镖。
咔咔咔咔,飞镖全部命中了中心。
虽然我对飞镖不是很了解,但是这真是可怕的命中率啊!
“是同年代的……嘛……勉强算啦……”
老师嚎啕大哭起来。
“实在是对不起!”我和小鸟同时低下了头向老师道歉。
在此之后,虽然我们向年纪更大的老师打听过,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线索。

❈❉✿❀❃❁

 

“进展不下去了!”
“我觉得从一开始就没什么进展啊。”
在询问完年长的人后却没有任何进展的现在,通向宝藏的道路几乎可以说已经对我们关闭了。
“今天就这样吧,回家吧!”
“我稍微有点事,要去森林里一趟。”
我知道小鸟经常因为自己的兴趣而在森林里转悠。
“从现在开始的话马上就要天黑了,很危险的喔!”
“没关系啊,瑚太朗不也是这样吗?”
“嘛~因为我也勉强算是本地人啊……”
风祭市的小孩子们要是出去玩的话,森林里探险就是固定项目了。每年都会有几个人因此在森林里迷路,所以这个游戏对于父母一辈来说是最不愿意看到的吧。即使如此,一大半的孩子们升学到初中后,也就不再玩这个游戏了。
但是小鸟这样的孩子却很少见。
“那作为今天的谢礼,我来陪你吧!”
“不用啦,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啦,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你要做的事是什么呢?”
“唔……花坛的修整。”
“哈?”
“我在森林中找到了个好地方,修建了一个花坛,所以想去检查下那个花坛的状况。”
小鸟的园艺兴趣还真是异常的浓厚啊!
“在那种地方建花坛的话,谁都看不到吧?”
“因为是练习品,才不想让人看到呢!”
太较真了吧。
这是把人生都赌在上面了吗?
打扰她的话总觉得很过意不去。
“至少把你送到鬼面岩那里去吧。”

那里是倒在我家附近的森林入口处的一块岩石的名字。虽然是自然形成的岩石,但是上面却有鬼脸一样的痕迹。因此而得名鬼面岩。

在森林里,到处都是这样的风景。新手一进去就会很快迷路。但是习惯了之后,就能在各种地方找到类似鬼面岩一样的路标。所谓森林中的玩耍,也同样要像这样把很多自然路标记在脑海中。
“到这里就行了,谢啦!”
“……啊!”
在我把小鸟送到鬼面岩后,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想法。
“我说,那张藏宝图,该不会就是指的森林中的小路吧?”
“你是说写着‘林业xx’、‘铃兰什么的’的那张地图?”
我将带在身上的地图再次打开来看。
“就是类似当时的小孩子在森林里玩耍的时候所使用的路线什么的。”
在我说出口时,心中就有了这就是正确答案的感觉。只有在当地,同年代的孩子们才知道的暗号。随着时间的流逝,暗号破译的难度也会随之增加。然后像是开玩笑一样的宝藏,也许会孕育出真正的神话。
“嗯……就算是这样,我们要怎么确认呢?”
和那时一样,向当时的孩子们问一下就好了。因为不知道那时是什么年代,所以必须要向更广年龄段的人们询问。能够做到这个的方法,我只能想到通过父母来向他们的同事来询问了。
然后这个方法,没想到竟然正中靶心。

❈❉✿❀❃❁

 

周六的早晨。
我和小鸟全副武装地从家里出发了。
通过父母,向他们年龄段很广的同事们询问后,地图的秘密便很快被解开了。“林业道路”和“铃兰大道”什么的,似乎是在比我们年长十五岁左右的,在这片森林中玩耍的孩子们所使用的名字。
“孩子们所找到的路标,基本上都是差不多的东西啊。还有啊,据说鬼面岩在过去好像是称作‘鬼岩’的。”
“也就是说,路线是一样的咯?”
“是啊~看,就是这里了,林业道路。”
我们拨开茂密的树丛,眼前出现了一条像是运木道路一样宽阔的路。
“什么嘛!”小鸟发出了非常失望的声音。“原来指的就是棕熊路啊。”
这是在我们这个年代所称呼的,这条道路的名字。
“如果棕熊每天都从这里经过的话,也许就能形成这么宽的道路,就是林中的一条道路。”
当然应该是没有什么棕熊的,所以也有这里是“迷之巨大生物所走过的道路”这样的说法。
“据说啊,实际上这条路是几十年前开始就被废弃的木材运输用林道。”
那块被踩踏得异常坚固的路面,既没有杂草也没有挡路的树丛,是一条被小动物和孩子们继承并维持下去的旧林道。
“再走一小会儿的话,应该就能到达那个‘大主沼’了,那其实就是被我们称为迷你陨石坑的地方。”
“就是据说有‘迷你UFO坠落之地’或者是‘迷你陨石坠落之地’的那个?”
“据说过去那里是沼泽呢。”
现在已经干涸,变成了一个碗装的沙地。
“噢,时代的差异真是有意思啊!”小鸟露出一副很佩服的样子说道。
在此之后一切都很顺利。小鸟一副心情非常舒畅的样子边走边唱:
“猎物~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
“拜托你别唱那个以狩猎者为主视角的歌了吧…”
“要吃麦巧克力吗?”
“真是一副外出郊游的心情啊!”
以防万一,我连柏木棒(擀面杖)都带上了。所幸我们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危险,顺利地到达了大主沼。然后又以那里为起点,走了大约十分钟后,我们很快到达了目的地。
“根据地图标注的,大概在这附近有像是石头垒起来一样的东西……”
“在这儿就有个石头堆喔!”
“一下子就找出来了啊。”
扁平的石头堆成的物体,从草丛中露了出来,和地图上所画的石堆形状完全一致。
宝藏……就在这里!

“调查一下吧!”
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将石头一块一块地挖开。
“哇啊啊啊啊啊啊!”
当看到里面露出来的东西时,小鸟兴奋地叫了起来。

 

“是个小猪罐啊!”
里面出现的是个被塑料密封袋完好保存的小猪储蓄罐。
“宝藏竟然是一个储蓄罐吗?”
小鸟用力摇晃着储蓄罐,里面沉重的硬币发出了哗哗哗的响声。
“好多啊,里面有好多硬币啊!”
“真的只有硬币吗?宝藏应该不是这个吧?应该是给人以‘哇!财宝啊!’这样感觉的东西啊。”
虽然我们在石堆处又彻底地搜索了一遍,但是什么都找不到了。
“没有……什么都没有……”
“把它打开好可惜啊!好像继续把它喂大!”
“等下小鸟!让我确认一下里面究竟是什么吧!”
“诶~真的要打开吗?把小猪罐喂得这么肥可是非常辛苦的喔!”
“为什么你就这么喜欢硬币啊!”
“因为哪怕是微小的幸福,只要积攒起来,就会变成巨大的幸福啊!”
“名言?再说了,这里面装的不一定是硬币吧?说不定是金币什么的……”
“但是这个盖子是封着的,要打开它的话就只能打碎了……”
“那就打碎吧,把它破坏打碎吧。”
“好可惜啊,好残忍啊,小鸟不喜欢这样做!”
牙白,这样下去的话小鸟就要把储蓄罐拿回去了!
“打碎之后如果里面真的只有普通硬币的话,就全给小鸟好了!”
“真的吗?这样可以吗?我会全部拿走喔!”
“啊,拿走吧,哪怕里面全都是500元的硬币也没关系,但是如果里面装着金币什么的话,就要两人平分呦!”
小鸟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但是,等到回家后再把它打破吧!我还想在这一疼爱它一会儿,好舍不得啊!”
“随你的便啦……”

回到家后,在铺好的报纸上,我们把小猪罐(被小鸟的话传染了)打碎了。
“……这,这是?”
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小鸟的眼睛更加发光了,而我却更加失望了。说到储蓄罐里装的东西……
“财宝猎人同好会的宝藏居然……全部……全部都是齿纹十啊啊啊啊啊啊!!”
齿纹十,是边缘有一道道齿纹状沟槽的十元硬币,只在特定时期发行。因为发行数量很少,所以有一部分狂热的收藏家热衷于收藏它。
“哇!哇!哇!哇!好幸福啊~~~~~”
……比如,这个人就是。
“怎么会这样……”
我全身无力,小鸟却用我从未见到过的幸福表情,在数着齿纹十的数量。
“大约有300枚呢!就是3000元咯!”
再怎么说,多少也算是有点数额的。
“……全都给你了,之前说好的。”
“真的吗?总觉得很不好意思啊。”
“哎……在此之前我的情绪就低落到极点了。”

 

看到如此沮丧的我,小鸟同情地说道:
“瑚太朗,嘲笑齿纹十的人总有一天会因为齿纹十而哭泣的。所谓成长为出色的大人,就是要着眼于这样微小的幸福,然后脚踏实地地生活着哟!”
“我还只是小鬼啦!我还想继续向人生的巅峰不断冲击啊……”
“真拿你没办法啊!这样好了,我也不太好意思全部拿走,作为谢礼,我请你吃不会旋转的寿司吧!”
“那种只有这点钱是不够的吧,不用勉强了。”
小鸟微微一笑,举起了一枚齿纹十,这枚齿纹十外面包裹着塑料薄膜,而塑料薄膜的外面又用板纸包裹着,从而形成了真空包装一样的状态。在齿纹十中,有很多枚像这样用纸袋包装的。
“这是怎么回事?因为是新的吗?”
被用纸袋包装的齿纹十,都像是新的硬币一样闪闪发光。
“用表示货币状态的专业术语来说的话,就是‘完未’啊!”
“完未?”
“完全未被使用的,完全没有擦伤或者磨损的,保持着刚刚制造出来时光辉色泽的硬币。怎么样,这个光芒?Brilliant吧?”
“虽然很漂亮,但是说到底也只是十元吧……”
“这个制造的年代是昭和26年,而且是完全未被使用过的硬币。仅仅是这样的一枚硬币,放到拍卖会上的话……”
“放到拍卖会上的话?”

 

以六万元的价格成交了!
“哈?”
于是拿着这些钱,我们两个在周日去了高级寿司店。
“哈?”
然后我们大口大口地吃着,那些菜单上没有标注价格的寿司。
“真好吃啊啊啊!”
……真是太幸福了!
“齿纹十,只在昭和26年至33年间制造。特别有收藏价值的,就是昭和26年至33年间的。完全未被使用过的硬币,基本上是不存在的。所以按照现在的市场价格才以五、六万元的价格成交。”
小鸟向陶醉在名流感觉中的我如此解释道。
“宝藏是货真价实的!……等下,相同的东西应该还有好几枚吧?”
“没有了,剩下的全部都放进我的幸福收藏里了!”
“不卖掉它们吗?!”
“不要!”
“卖掉吧!然后咱们平分吧!”
“不行!这是偶尔用来欣赏用的!”
“这样的话宝藏就会被放烂的!卖掉它们,然后变成土豪吧!行不?“
“No!”
“那,起码再卖掉一枚嘛……小鸟?”
“才不要呢!”
周日的午后,看着笑着逃跑的小鸟,我一脸苦笑地追了上去。

第一话:追寻小小的幸福 完

注:第一话是有配音版的,为附赠广播剧:

附广播剧熟肉:点我看广播剧熟肉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新闻

《電撃G's Magazine》SPRB大特集:“一定要夏兜动画化”,许多有趣秘话揭露

2021-6-30 0:17:33

小说库

Rewrite同人小說《このはなさくや》(咲夜前传)

2021-1-13 23:14:2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